She was worried about the commissioned credit investigation

容易擔心的她委託了徵信調查

She was worried about the commissioned credit investigation

與老公育有一個剛上小學的孩子的雷小姐最近煩惱特別的多,
前陣子,她委託了徵信調查一些關於老公工作時的狀況,
她深怕自己和孩子是否在不知情地情況下被老公給狠狠拋棄了,
新聞以及報章雜誌上總能夠看見的外遇新聞,
總會使她忍不住地對於自己的婚姻產生些無謂的煩惱,
只是這次她的直覺更為地強烈,所以她才委託了徵信調查
在背著老公做徵信調查的同時,她也多少地為這樣的自己產生了罪惡感,
身為一個妻子是要完全地相信著老公,
還是要為老公所做的事情抱持著一定程度的懷疑呢?
如果老公是清白的,自己豈不是冤枉了自己的老公了。